• <code id="u2c20"></code>
  • <sup id="u2c20"><s id="u2c20"></s></sup>
    <label id="u2c20"><input id="u2c20"></input></label>
  • 立即打開
    傳統制造業的數字化轉型之路

    傳統制造業的數字化轉型之路

    財富中文網 2021年11月04日
    他們正在從更大走向更強

    制造業是國民經濟的根本,也是世界經濟發展的穩定器。隨著人類進入以數字化為核心的第四次工業革命,傳統企業開始邁向數字化與智能化,這為這些傳統制造業帶來了挑戰,同時也為他們帶來了突圍機會。無論從生產經營,還是響應國家政策進行節能減排方面,這些企業都需要緊跟數字化步伐才能保持競爭力。

    在2021年《財富》世界500強峰會上,《財富》(中文版)邀請到了海亮集團董事局主席曹建國、安徽海螺集團總經濟師丁鋒、建龍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張志祥,以及美的集團副總裁兼首席信息官張小懿,一起探討在數字化時代,他們所在的企業為變革所做出的努力。他們背后的企業,作為中國制造業的核心力量,不僅僅著力于將體量做大,也走在轉型做強的道路上。

    圖片來源:財富中文網

    為了簡潔及表述清晰,對話經過編輯。

    ******

    《財富》(中文版):首先第一個問題給建龍集團的張董事長,因為你是親自管理建龍——中國第五大鋼鐵產量企業的數字化進程的,能否請你講一下數字化對于這樣體量的鋼鐵企業意味著什么?

    張志祥:建龍做工業4.0是三個層次:一是底層的,叫自動化與智能化。第一層解決了機器與機器連接的問題。

    二是解決了所有數據來源的問題。它是管理級,就是ERP級別。ERP當中有一句話叫“管理數字化,數字責任化”。也就是說,所有的管理都要用數字落地,每一個數字都要有人來領走。

    三是經營數字化和智能化。這里有四個內容:一是線上采購,用數字化的方式實現采購,建龍集團93%的采購都已經是在線上了;二是物流的數字化,整個交易物流的過程,都是線上下訂單;三是金融的數字化,我們和幾家股份制銀行共同推動秒貸。線上形成了一個采購合同,形成一個數量,然后進行質量檢驗,根據電子發票,我們進行應付款。由銀行給對方貸款,三個月或六個月后我們付款,就把銀行貸款還掉,實現線上供應鏈金融;四是銷售的數字化。包括訂單的自動生成、自動轉化位、生產計劃,以及生產過程中的質量,包括我們的鋼材下了訂單,每一爐鋼的生產指標都可以看到,比如說我們煉了多少,軋了多少,有多少在路上,所需要的信息都能聯上。

    另外,未來數字化、智能化到鋼鐵行業中,表現為平臺化,(它)是一個大平臺,實現了兩個目標:一是所有東西都是高度互聯互通。剛才講的底層智能化、數字化,包括中間層的管理級數字化、智能化,到最后經營數字化、智能化。實際上所有的數據都是聯上的,這三個平臺是一體化的。首先我們要實現高度的互聯互通,設備與設備之間、人與人(之間)、相關方的互聯互通。二是個性化需求以平臺化能力來低成本實現。

    《財富》(中文版):第二個問題想問海亮的曹先生,你之前說過,傳統的銅加工業數字化進度是有些落后的,但是疫情提供了轉機,能否具體說一下如何促進銅加工業數字化?

    曹建國:數字化是未來制造業發展的重要機遇,也是一個挑戰。在數字化面前,我認為制造業如果今后不實行數字化,就不可能有制造業?,F在我們國家大致上,數字經濟占540億美元,占1/3左右。如果沒有這個1/3,就沒有之后的2/3。

    所以海亮一直重視數字化建設,特別是疫情期間,對于銅加工業更需要數字化建設,因為中國銅資源大量依靠國外進口,比石油依賴度更高。資源在國外飄,如果沒有數字化我都不知道它什么狀態,所以不進行數字化建設不行。

    其次,像海亮這樣的企業,一大半的市場在海外,有1/3的企業在海外,如果不通過數字化建設,我的生產指揮系統無法實現。疫情期間,人員來往增加了極大困難,如果不通過數字化技術解決這個問題,那么整個企業的正常運轉是不可能實現的。所以借疫情推動內部數字化建設,也是我們今年提出數字化轉型元年的重要依據之一。

    《財富》(中文版):想問一下海螺集團的丁總經濟師,海螺是2020年國有數字化轉型的典型案例,看來你們在水泥行業走得非常前沿,能為我們舉一些例子嗎?告訴我們水泥產業怎么做的?

    丁鋒:水泥是傳統制造行業,但是我們是工信部八家工業智能化標桿企業之一。我們將整個水泥生產過程做成一個工廠,但是它是模塊,管理能力強,上八個都行,管理能力不匹配,三五個都不可以。

    哪八個模塊?第一就是數字化礦山,全部100%資源的綜合使用;二是礦山的無人駕駛,這個是在相對封閉環境下的一種運行模式;三是裝備的自主檢測;四是專家無人操控系統;五是質量全流程,智能檢測系統;六是物資供應系統;七是銷發系統;最后是通過辦公信息化,將所有線上的東西形成一個企業云。企業云最后再歸集到集團云,讓整個集團就走上了工業互聯網的道路。

    而且現在工業互聯網也正在往“雙跨”的方向走,因為像我們這樣原材料行業,我們不僅僅是做水泥,未來還可以做到鋼鐵這些流程性制造行業。每一個工廠用了工業互聯網智能化系統以后,勞動生產率提高了40%,能耗下降了3%,設備運轉率提高了4倍,突發故障幾乎不會產生,因為它都是自主檢測出來,會提前預警哪個地方的設備會壞,具體原因是什么。

    《財富》(中文版):最后問一下美的的張小懿先生,之前交流的時候,你說美的把智能化分成L0—L4不同的階段,請問(美的)目前處于什么樣的階段,這一階段的特征和特色是什么?

    張小懿:數字化、智能化對美的非常重要。因為我們以前是層層分銷模式,離用戶非常遠。用戶唯一找到我們(的情況),是因為他們(的設備)需要修了,都是一些不高興的用戶找到我們?,F在有了數字化的技術,我們就能在數字化平臺上和用戶進行交互。

    這里面有兩個方面:最重要的一個方面是,直接通過產品和用戶打交道,剛才提的L0—L4,我們現在處于不同的級別上面。不僅僅是加一個Wifi模塊,把家電聯起來做遠程遙控這么簡單,我們還有一些深入的應用。比如說通過熱水器、空調的運行模式,在用戶參與的情況下,推薦智能模式,一天省1到2度電。比如,我們可以管理用戶的空氣、燈光、睡眠模式,這些用大數據平臺實現的有思考能力的模式,我們認為達到了L3。(但)全面自主的機器人化的家電,我們認為是L4,現在還沒有看到這樣的產品,我們也正在努力。

    這樣給用戶帶來的體驗就完全不一樣了,比如說我們現在看到一百多萬用戶,每天都在用我們智能的場景式服務。

    數字化給美的還帶來了全價值鏈的協作。以前我們的上下游都是交易型,或者是博弈型的關系?,F在大家都在統一的數字化平臺上進行協作,共同目標就是為了服務好用戶,所以這是為美的帶來了重大的變化。

    《財富》(中文版):傳統制造業的轉型,現在從自動化往數字化方面已經邁出了一大步,但是工業4.0核心是智能化,從數字化到智能化還有一段路要走。GE工業互聯網白皮書指出,工業互聯網有三個要素,一個是智能的機器,一個是算法,以及工作中使用算法的人。

    我有一個粗淺的理解,當我們說數字化時,現階段我們實現了數據的產生和收集,將數據呈現到工廠以及工作的人面前,最終很多決策是要由人做出的。到了工業4.0智能化階段,當數字的產生、收集全部自動化以后,這些數據使得機器與機器之間可以互相交流了,那么人可能是最終決策者,但是大部分的決策可能比起工作流程中的交流,就會由機器之間完成的。請問張總,你剛剛說到,機器人是L4級別,我們現在離它多遠,我們從現在到那個階段,當中最大的阻礙是什么?

    張小懿:所有的設備聯起來非常簡單,但是讓設備自主思考,現在在行業里,甚至是全球領域,也沒突破到讓AI像人一樣思考。但是在價值鏈,尤其是在工廠里面,我們做了一些嘗試,實際上是有智能化的苗頭在里面。比如說把所有過程全部在線,然后(做到)透明,然后再驅動。下一個就是智能。我們還是把人的經驗和算法同時結合,形成一個小組去研究。將這個經驗嫁接到我們的大數據平臺上。

    舉個例子,工廠比較復雜的是計劃體系,非常有經驗的計劃人員可以管得很好,缺乏經驗的人,就管得沒那么好。當我們把算法放上去,就等于非常有經驗的計劃人員在全球所有工廠里面都存在,而且是24小時在線的,在這方面我們實現了初步的智能化運營。

    《財富》(中文版):曹總,之前你提到說銅加工行業最終邁向智能化,比如說傳感器以及它能夠及時收集顯示數據的芯片都非常重要,而我們現在最大的障礙也是在這個地方,是嗎?

    曹建國:是的,我們的行業沒有像鋼鐵、水泥和家電那么幸運,我們行業很小。雖然我們是頭部企業。因為小,它用的裝備很多是非標產品。數字化的基礎首先要把很多工藝參數讀出來,也就是要有很多傳感器。像鋼鐵、水泥(行業),有一些特殊環境的工藝參數直觀讀是很難的,傳感器就很少。這就是設備本身,裝備技術不愿意花力氣解決這個問題。

    第二個是(就算)你有裝備,把數據弄出來了,(想要)控制它還要有很多的芯片,也沒有說專門為我們這個小行業做一個芯片技術。(除了)芯片,還有一些控制系統,比如說我們現在用的生產系統是寶鋼集團幫我們開發的。

    行業很小,愿意花精力投入的很少,但是我們作為頭部企業,還是有責任引領行業發展,所以在這方面我們做了大量的嘗試和研發,應該說還是有一些成效,在行業內保證了國際先進水平。

    《財富》(中文版):想問一下建龍的張董事長,據我所知,你們有一個廢鋼的自動識別系統。大量的原材料是廢鋼,能否講一下廢鋼到了你們的工廠是怎樣的識別過程?

    張志祥:大家知道,鋼鐵企業有三大成本:鐵礦石、煤焦炭和廢鋼。廢鋼我們集團每年采購接近1000萬噸,要300個億,這個過程中漏洞非常多。因為靠檢驗人員去檢驗廢鋼的等級,有多少的雜質要扣,這里面產生很多的漏洞。

    三年前,我們立下了這一課題,叫廢鋼檢測怎樣智能化。經過將近兩年的努力,去年我們開發了全球首套廢鋼檢測系統。這里面的核心是人工智能,我們招最有經驗的人去檢測,每次檢測記錄下來。當數據積累到一定的程度,數據庫就建立起來了。這樣基本上就可以推導,積累的數據越來越多,水平也就越來越高。過去講Alpha Go下棋也是一樣的道理,很多方法一次次記下來了。

    在數字化和智能化的推進中有幾個難點:一個是數字產生的問題,所有的數字要讓它自動產生,不是人工輸進去。比如說PAC和DCS,用控制系統摘出來,但未來有些數據(不能)用這樣的辦法。要用AI技術,把數據摘出來,這是第一個難點。

    第二個難點是行業內的建模,把人是怎樣思考和決策的過程建立一個模型,以模型替代人。所以這里面需要大量的人工智能方面的技術。

    第三個難點是遠程管理,數據要讓它響應實踐的問題。比如數據產生了一個信息,馬上(就要)做一個動作,如果時間太長了,就來不及了。所以隨著5G技術的普及,傳輸速度就加快了。所以到今天,我個人對中國的工業互聯網非常有信心。

    信心來自于幾個方面:第一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工業體。去年中國的工業增加值占到全球的30%。也就是說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工業體,有大量的應用場景,比如說鋼鐵占到全球的56%,也就是說50%以上的應用場景在中國。

    第二是消費領域的數字化智能化,在這方面中國人走在前面。我們的消費領域有很多可以借鑒的東西。

    第三是中國工業的門類非常完整,(去推動)做數字化和智能化,國內外有很多合作伙伴,我們叫數字化智能化推進的聯盟,這類伙伴在國內也是非常多。所以個人對于中國的工業互聯網非常有信心。

    《財富》(中文網):中國提出了“雙碳”目標,在座各位的公司之前都是排放大戶,所以我想先問一下海螺集團的丁先生,在節能減排方面,數字化能起到什么作用?

    丁鋒:從表象上來看,六大行業(鋼鐵、水泥、有色、電力等)是首批納入“雙碳”的行業。這些企業未來都會用數字化手段來管理我們的碳,我們都會用碳管理信息系統,這個是未來國家都會要我們去做的一件事。這個信息系統用上以后,就是看你的初始核定量是多少,看減排措施的減排量是多少,這樣就有動力進行碳交易,去買還是賣。

    但是未來對于碳資源,不要把它看成負擔。如果把碳轉化成資源化的方向,那對我們這些行業反而是一種利好。在“雙碳”管理活動中,我們也是將它的一些新技術、新的節能減排措施,都納入到數字化管理過程中。比如說余熱發電、城市生活垃圾處理系統、固廢危廢處置系統,還有各種研發活動。也就是說,未來我們的碳足跡也會數字化。

    《財富》(中文網):美的是家電制造業,與另外三位相比,美的是下游企業。那在數字化節能減排方面,美的有怎樣的想法?

    張小懿:首先我們在全部的工廠用了節能網絡,將所有設備聯上去。一個簡單的數據就是,在水電氣這方面去年節約了12%,金額是1個多億元,這是節能方面。

    另外在數字化手段方面,我們的熱水器和空調的模式,一天節約1到2度電。國家電網很喜歡我們這個功能,我們戰略合作,將云平臺和大數據平臺與國家電網平臺聯起來。一個是響應用電,削峰填谷,另外也能起到節能的作用。所以和國家電網聯合開發的支持“雙碳”戰略的家電,這個月就會上市進行銷售。

    《財富》(中文網):會有“雙碳”的商標嗎?

    張小懿:電科院給我們做了標志,它的原文是:支持雙碳戰略的家電。實際上是兩個事:一是節能;二是響應用電,錯峰填谷。

    《財富》(中文網):曹先生,銅加工企業怎樣用數字化減排?

    曹建國:有色也是高能耗行業。我們國家的銅限排標準,就是海亮集團作為第一起草單位起草的,在這方面還是有一些行業的話語權。

    我們剛剛要對這一能耗標準進行修訂,我們發現海亮的能耗較行業平均水平下降30%左右。

    《財富》(中文網):這是如何做到的呢?

    曹建國:一個是用數字化技術,對重點行當設備進行溫度場的設計,使它的溫度盡量均勻,使它的熱效率提高。用電能也好,或者其他能源也好,變成熱能的效率要高;二是提高整個生產線的效率;三是通過數字化技術來實現,比如說通過AI技術、機器學習技術等,將整個生產效率提高。

    第一代生產線的效率是1萬噸/100人,現在第五代生產線技術是4.8萬噸/43人,是過去的11倍。這樣的技術提高,使得質量更加穩定了。因為美的是我的客戶,如果供貨不合格,他會退貨。我的穩定性高了,他的退貨少了,我的產出效率就提高了。通過產出效率的提高,反過來進一步節能。本身能耗在下降,然后效率提高以后又進一步節能,使得我們的能耗較行業平均水平下降30%左右。(財富中文網)

    編輯:徐曉彤

    最新:
    • 熱讀文章
    • 熱門視頻
    活動
   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
  • <code id="u2c20"></code>
  • <sup id="u2c20"><s id="u2c20"></s></sup>
    <label id="u2c20"><input id="u2c20"></input></label>
  • 浓毛bbwbbwbbwbbw看_18禁亲胸揉胸膜下刺激免费漫画_亚洲国产美国国产综合一区二区_国产午夜免费视频秋霞影院